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永善 >> 永善文学 >> 正文
山村环保卫士张大妈(小说)
来源: 县文联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2年9月20日 | 浏览7468

李灿南(云南大理)

 

“张大妈,您老真早。”

“张大妈,捡了这么多?”

“张大妈,不要捡了,好好享享清福算了。”

只要你来到庄岩小山村,就可以看到一个清瘦,个儿不高,衣服虽旧,但很整洁,身背箩筐,一边走又一边捡拾别人丢弃在路上的饮料瓶、废纸的老大妈。她叫张玉美,是玉河镇小山村里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

不知情的人还认为她是一位孤寡老人。其实老人有一双儿女,都在省城工作,只有她一个人在小山村。一双儿女几次接她到省城,住不了几天她就回来一个人守着那间老房子。小山村人有的说她命不好,享受不了清福,不过回来也好,只是不要捡破烂。有的又说,莫非她儿女不给钱,却又时不时又见她从邮电所领回一笔笔钱。有的又说,一天的满村走,也是捡不到几文钱,何必呢。听到村民们悄声的议论,她总是笑笑,不当回事,有时就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是不知道。时间一长,也就没有人再问。不过几天没有见到她的身影,村民们总是互相问,张大妈是不是病了,还是到省城去了。

听小山村的人讲,这张大妈还是初中毕业哩,年轻时就像一朵花,一嫁到小山村时,男人们看她一眼就觉得舒服,女人们不仅妒嫉她,一个个都在暗地里叮嘱自己的男人不准看她。

这张玉美嫁到小山村后,五年内生了一双儿女,和村里人相处甚好,只要左右邻居有什么事,她都热心帮忙,虽然那时大集体粮食不多,收入也少,但她鸡猪喂养得好,男人勤快又听话,一家人的生活自然在小山村那是不说出名,也是排得上号。然而到第十个年头上,男人不知得了什么病,竟丢下她和一双儿女,走了。

男人走后,有好心人劝她另找户人家,要不招个上门女婿。她只是摇头,说,不招也不找,这辈子就这么过了,指着一双儿女说:“眨眨眼他们兄妹俩就会长大。”包产到户那年,她一双儿女在县城读书,她一个人又忙种田,又要忙家务,四十多岁的人一下子变得像五十多岁的人。这时有人心疼她,找上门说:“叫他兄妹俩人不要再读书了,回来帮帮你,过两年就给儿子找个媳妇,给姑娘找个人家,你也歇口气,好好过几天。”她对来人说:“我知道大家疼我们,可是他兄妹俩人读书很争气,我怎么狠心让他们不读书?日子是过得不如大家,不过我想咬咬牙就能过去,误了他兄妹俩人那才是对不起他爹呢。”

兄妹俩人果然不负她的希望,先后考上了大学和中专,并把家安在了省城。不久她也上省城去了。大家说她这一去就不回来了,她苦出头了,也才明白了她当初咬牙供孩子读书的道理。

谁知,一年不到,她就回来了。村民问她:“人家是往城里跑,你是放着清福不享受,回来图什么?”她还是老样子,笑了笑说:“你们那是不知道,城里是不兴串门子,出去走走,又老怕迷了路走不回来,一天就是吃了闲,闲了吃,不病也闲出了病,我是享受不了那福气,回来和大家有说有笑,身体也坚实多了。”

回来后,她把责任田转包给人家,自己养了几只鸡,两头猪,过起了她想过的日子。

只要左右邻居有什么事,她依然热心帮忙,还不时地把儿子、姑娘寄来的糖果、衣物分给大家。

村里有一个叫胡寿的人,人称胡大爷。这胡大爷仗着他儿子当领导,在小山村虽然不敢作威作福,但也随时显示出他见的世面多,好东西吃得不少,要不然动不动就我那当领导的儿子什么,什么的,言意之下要叫村民敬他三分。因此,有的村民背地里叫他胡壳子。

有一天傍晚,张大妈背着捡到的一篮子饮料瓶、废纸回家,路过村头大青树旁,见大青树下坐着几个老汉围拢胡壳子讲白话,胡壳子说:“有一次,他和儿子一家到饭馆吃饭,后面还站着俩姑娘,酒还没喝完,人家姑娘就给倒满了酒,还给你拈菜,那一次光茅台酒就喝了二瓶,每瓶可是六百多块钱,听饭店老板说,那半斤多一只大虾是专门用飞机运来请我尝哩,二、三千元的一桌饭就吃了好几次,你们说我这辈子什么没有吃过?”接着胡壳子有几分得意地说:“我这辈子什么没有吃过。” 张大妈听他这么一吹,就不冷不热地说:“是呀,你什么东西没有吃过,只是没有吃过墨水。”一句话把这胡壳子说得哑口无言,围着听他吹牛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因为这胡壳子没有读过书。

从此,这胡寿,也就是胡壳子不敢胡吹了。

不知不觉,张大妈在小山村又过了二年。二年中,她也上省城,但不管儿子、姑娘及孙儿们怎么挽留,她都是住不到一个星期就回到小山村,背起箩筐就捡拾破烂,一到街子天就背到镇上卖给废品收购站,卖一回好就是收入三、五块钱,再买回六、七两猪肉,几把小菜。村里人对她说,你儿子、姑娘每个月都带给你钱不说,你自己还找了一些,年纪大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攒起来做什么?这时她总是哈哈一笑,说:“习惯了,习惯了。”

村小学校拆危房那天,她来到学校一下子捐了八千多元。校长说:“你老年纪大了,学校不能收你这么多的钱。”她说:“多什么,这八千多元其中的三千多元是儿子、姑娘寄给我的生活费节省下来的,也算是代他们捐献,至于其他的钱,那是我捡废品积攒起来的,孩子们的事是大事,用在他们身上那是值得得。”说到这里,她看了看校长,又说:“说实话我一天不停地捡破烂、收废品,不去图找什么钱,你们看看喝完的酒瓶、饮料瓶,用过的废纸、废塑料到处乱丢,把村子搞得又脏又乱,今后大家不要乱丢乱扔,收集起来还可以卖成钱,有哪点不好。”

说到这里,她拍拍自己的腰,精神抖擞地说:“别看我每天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地捡拾那些破烂废品,告诉你们我是为了锻炼身体,少染疾病,眼下这样的好日子我不多活几年那才划不来呢。”

话一说完,就哈哈地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离开了村小学。


编辑: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