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永善 >> 永善文学 >> 正文
蜗牛记(组诗)
来源: 县文联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2年9月20日 | 浏览6675

郎启波

 

 

 

等待一朵花的盛开                                                                                                                                        

其实,就是等待

一朵花的枯萎过程

等到一个人的到来

其实是在等待与另外

一个人的告别。

初冬的北方,夜晚

冰凉如水。

无眠者,各自倾轧

亮出拳头,或者武器

醉酒者,忘记寒意

独自胡言乱语。

等待你从未遇见的人

然后彼此檫肩而过

等待一首低沉的歌

消磨自己的意志

等待死亡也等待祝福

等待从未出现的你

在自由的土地上欢歌

等待迫不及待的拥抱

等待还未泯灭的自觉

 

 

 

从一张病榻上

试图起身的你

恰如  我们

老去后枯槁的面容

 

往左边一些

可能是你

刻意侧身的位置

那些姑娘的笑容

或者不怀好意的

都在等着你

再靠近些

就靠近了真相

 

向左,向左

向左不一定是我们

的方向

有时候,这却是

我们更好向前的

整备。前面有绝世芳华

向左未见得就是沧桑

 

我们的蜗牛

他如今长得什么样了

负重的蜗牛

也有难得的

欢愉时光

 

向左的蜗牛

试图接近那些真相

装好真相的蜗牛

才会爬向

真正的远方

 

我这个人

 

我在路上

我在床上

我在街上

我在云上

 

我在写诗

我在看书

我在做爱

我在失眠

 

我在做饭

我在吃饭

我在爱人

我在恨人

 

我在梦里

我在醒来

我在发呆

我在癫狂

 

我在这里

我在那里

我在天边

我在海角

 

我在哪里

我在哪里

我并不存在

我无所不在

 

 

 

这些疯狂生长的日子

我们日渐衰微,日渐老去

许久不曾相见

我甚至只能记得你的名字

但这个符号并不能

让我记起你的样子

如火炉般的城市,哪怕

一丁点儿的风也很容易

灼伤一个沉思的人

我时常会去怀疑这一切

是否都是虚像

我甚至会面对镜子怀疑

里面的家伙与我有何关系

我曾坚定不移地认为

放存在内心最深处的东西

从来都不会遗忘的

我终于怀疑自己。怀疑一切

这同样不能恢复对你的记忆

最后,我不再怀疑它们

我选择了一个简单得

不能再简单的方式

如此我更容易记得你

 

 

 

午时的阳光精力充沛

街道旁,有些树干已经枯萎

大多数的树木则郁郁葱葱

努力向上生长着

暴风雨随时都可能光顾

 

一个自顾自怜的家伙

常把自己装做道德的典范

他把手插进裤兜里

白色的牙舌帽檐,挡住

那逐渐枯萎的生命

啤酒,头痛粉,是他

最忠诚的廉价情人

 

他常在太阳底下大声演说

以便遮盖自己的虚弱

这是多变的季节

天空迅速挤满厚密的乌云

他的病态就失去了掩体

一个生病的中年男人

顿时仓皇失措,他企图

躲进厚厚的云层里


编辑:张强